广东省潮阳市痹兑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www.qiamagu.com.cn

刚推行这一改革时

2020-07-12 15:18

发放给学生的问卷中,80%的学生认为“老师在教室里改作业、听课”对自己有帮助;91%的学生认为“上课时,有老师坐在后面听课,不会影响学习 ”;也有孩子说“老师,您在后面我都不敢吵了,会更加认真的上课,但也怕回答问题答错,被您批评”。

当然,把办公室搬到教室后,对于老师和班主任,工作量都增加了。在这次的调查问卷中,6.6%的老师觉得压力很大。因为课堂后面有专业的“听众”,老师备课必须更加充分,以免出现漏洞。

校长朱向阳坦言,刚推行这一改革时,他最担心学校老师的顾虑,没想到一个学期下来,没有一个老师来表达负面情绪,这让学校对这次教育探索充满信心。

班主任在教室里办公,确实给学生听课起到了监督作用,不过也有老师担心,如果学生今后转到没有班主任坐后面的课堂,会不会缺乏自律能力?

三年级的一名学生悄悄告诉记者,大家对时刻坐在教室的班主任还是有些顾虑,那些性格活泼的孩子,爱玩卡片之类的游戏,不过这种游戏一旦被老师发现,换来的就是“批评”。爱玩的人还是要玩,不过是躲到老师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玩。

义乌市教育研修院小学部主任叶立新对义亭小学这一改革持赞同态度。他认为,班主任初到教室办公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但班主任在教室办公,可以规范上课老师的教学行为,促进年轻教师专业成长。班主任和学生相处时间长,可以更全面了解学生,融洽师生关系,开展更有针对性教学。

不过,自从每天坐在教室后面旁听,她却发现了这个小男生在美术课上他很活跃,美术老师还经常把他的画当榜样,在美术方面,俨然就是个“优等生”。

在这次的调查问卷中,55%的教师认为“这项教学改革对业务提升有帮助”,在“教学上更加认真备课;行为上要更加注意言行,不能体罚辱骂孩子;了解孩子上会更加全面”多方面有突出作用。

不过,他也建议,当这一课堂改革模式得到老师认可后,班主任在教室办公规定可以进行弹性调整,变成班主任的自主行为,而非学校的硬性规定。

正考虑着要不要出面制止时,王老师突然说:“小吴,你来给发材料怎么样?但是你要答应我这节课要表现的很棒。”

自从班主任进教室办公后,义亭小学一度成为家长围观的“名校”。校长朱向阳也来者不惧,只要说是来旁听孩子上课,就交代保安,核实身份后放行。

在义亭小学教导处,记者看到了厚厚一叠课堂观察笔记,这些都是班主任进教室办公后,对每周旁听的客观记录和心里感悟。

不过,据校方介绍,在持反对或无所谓观点的家长中,许多人到学校听课后,想法也发生了改变。

调查显示,还是有10%的家长认为这项措施“会约束孩子的课堂行为”,其中6.7%的家长更是直接对这项举措表示了反对。

105班班主任王小青举了个例子,班上一个姓鲍的小男生,语文、数学课上总是东张西望,给人感觉很不好学,以往在她心里,会草率地给这样的孩子戴上“差生”的帽子。

朱有军是601班学生朱俊妍的家长,自从上学期孩子回家说了这一变化后,在生意闲暇之余,他已经来学校旁听过几次,课间时间,也会和坐在后面的班主任聊一聊。“班主任能关注孩子的变化,并及时与我们家长沟通,显然是有好处的。”

王小青推测,小男生或许需要鼓励,她也尝试给小男生“打气”:“如果上语文、数学课,你都像美术课那样有劲头就好了。”果然,一个星期后,小男生在其他课上表现也很好。

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在课堂上也许也给那些活泼的孩子太多机会,而忽略了有些文静的孩子,其实他们也很愿意表达自己。

“因为金老师不在,我不怕鲍老师的。”发现班主任走出办公室后,小吴就兴奋得管不住自己,开始享受难得的“轻松”。

美术王老师一进课堂,孩子们沸腾了。王老师只用一句话就把孩子们哄住了:“坐端正了就给你们发材料。”“唰”的一下,全班孩子都挺起了腰杆,坐得端端正正,让我好生羡慕。我也意识到“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许是我引导不够,没有让孩子们爱上语文。

昨天上午,记者也在301班做了一个测试。在英语老师鲍志琴上课时,班主任金小君故意不出现在教室里。所幸的是,只有一个姓吴的小男生有些“放纵”。

小吴欣喜若狂地答应了,这节课他表现得比早上的语文课要好很多。

正方:“教学上更加认真备课;行为上更加注意言行,了解孩子更加全面”

“每堂都是公开课,你不备课真的难过班主任这一关。”今年刚考入义亭小学的老师虞燕青说。不过,虞燕青看来,每堂课后面都坐着老前辈,自己的一些不足或者优点,他们都会留意到,而且课后还会来交流,对新老师来说也是难得的提升机会。

英语课上,孩子们都很活泼,老师不时地鼓励学生。我注意,一个平时比较文静的孩子,在课堂上频频举手,但总是淹没在高高举起的手海中,他渐渐地有些失望。

品德老师让孩子熟悉课文时,几个捣蛋鬼不安分了,有的玩抽屉,有的玩竹签子,有的倒腾橡皮,有的在课本后面说悄悄话,我一向注重课堂纪律,看到这场景,简直说不出的好气又好笑。

新学期第四天,新的品德老师来上第一节课,我很期待孩子的表现。铃声响过,大部分人在肆无忌惮地聊天,还有几个小朋友没有回到座位,我忍不住想整顿纪律,但很快就提醒自己,现在只是课堂的观察者,而不是控制者。

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课间休息时刻。第二节下课,记者发现孩子们兴奋地在操场上追逐、嬉戏,有班主任“坐镇”的教室,学生数量明显比没有班主任的少。

有了几次旁听经验,朱有军对女儿也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他发现女儿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少因为自己坐在后面就表现得不自然,反倒是更积极参与课堂互动。

“观察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有助于发现‘教’和‘学’中存在的问题,以便及时提醒改进。”目前,学校已经把这项举措作为一项教育探索省级课题立项,并让班级任课老师抱团,相互提醒,相互帮助,实现学科协调发展,打破学科界线,协同学科教师团队力量。